“电子客票时代”来临:火车票“收藏大王”的新“烦恼”

火车票“保藏大王”的新“烦恼”

昆明1月14日电 题:火车票“保藏大王”的新“烦恼”

云南铁路26个车站施行电子客票了,这让51岁的孙昆育对铁路工作飞速开展感到骄傲,但紧接着他心里不自觉发生一阵失落感,甚至有些烦恼:保藏火车票30年了,曾经一向担忧收不全,跟着“电子客票年代”降临,往后纸质车票或许就没了,自己宠爱的保藏或许要中断了。

孙昆育是我国铁路昆明局集团有限公司的一名员工,他爷爷修过铁路,父亲是铁路保护人员,一家三代人见证了我国铁路的开展进程,孙昆育自小对与铁路有关的方方面面也都浸透爱情。

一张小小的车票既承载了旅客的温情故事,更是一段回忆和凭据,这引起了孙昆育的爱好。1990年参加工作后,他便开端保藏火车票,昆明各旧货商场频频见到他的身影,有时为了收到一张绝版票,甚至要跑很屡次,花不少钱。

票数5万多张、票重50多公斤,涵盖了各年代、各类型……提起孙昆育,云南铁路人都称他为火车票“保藏大王”,他是云南甚至全国闻名的火车票保藏“达人”。在一个全国保藏火车票的微信群里,他的“江湖位置”颇高,被称为“保藏奇才”。

“你说铁路开展到什么阶段,有什么改动,用什么代表呢?我可以用车票来叙述。”说到这个论题,个头缺乏一米七的老孙声音洪亮了许多,甚至能如数家珍地给你讲上一整天。他家里书房的架子上摆满了一摞摞、一沓沓火车票,见到记者,老孙也毫不“小气”,拿出他保藏的火车票讲起背面的故事。

保藏最早的一张车票是1950年的“手写票”,最新的一张是2019年昆明到大理的动车票;“手写票”、硬板票、软纸票、磁介质票;票面上条形码、二维码;车票实名制;20世纪50年代的50多张绝版票……

“火车票的改动便是我国铁路开展的缩影和见证。”孙昆育一边展现车票一边说,保藏车票便是给前史做阐明,给年代做记载。

现在,云南昆明南、昆明、大理等26个火车站,以及悉数G字头、D字头、大部分C字头动车已施行电子客票事务,并完成全国联网。旅客只需刷购票时运用的有用身份证件原件即可快速进站。

“真是便利,也真是先进啊。”2020年春运,看着乘客靠“刷”进站搭车,老孙惊叹之余,纠结和担忧又浮上心来:保藏生计就要完结了吗?

有朋友劝他,跟着科技进步,许多事物都会消失或被代替,但人们的生活会越来越便利。纸质火车票没有了,但可以尝试用智能手机拍照旅客进站场景,或许保存电子客票截图来连续保藏生计。

这种说法让孙昆育眼前一亮,觉得可行。现在,每天下班后,他就钻进自己的书房与票为伴,在网上检索和收集与火车票相关的材料,为退休后出本《火车票鉴赏与保藏攻略》、办一个火车票博物馆做准备。

看着“手写票”上马虎的笔迹,硬板票上的细微针孔,磁介质票上的二维码……想到自己很快会拍照或截图的电子客票,老孙古铜色的脸上浮现出笑脸,他为这个年代而骄傲:保藏的车票方式会改动,但我国铁路向前开展的气势不会变,车票保藏将会继续下去,和我国铁路的开展一同继续下去。

上一页:历经沧桑,不改赤子之心 下一页:返回列表